圣赛因特    

 

丧啊快活啊

记一次私人晚餐 本文涉及CP: EurusHolmes / 'The woman' Irene Adler; Sebastian Moran / Jim Moriarty 微福华福? 辣鸡文风 OOC预警 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 1. 苏珊看着这位总统套房的女客人稳如泰山的坐在大堂沙发上,穿着浴袍。午夜里进出酒店大堂的客人虽然少了很多,但几乎所有过往的男士包括部分女士都无法自抑地看向她,而女客人仿佛看不到任何人一样用那她双湖蓝色的眼睛盯着苏珊问:“房间的电话什么时候能修好?”,苏珊莫名的为女客人那双无杂质的双眼感到恐惧,但她还...
意中人 昊欢,东萌西呆爱客cp,白家兄妹串场。反正就是想看三个白老师凑到一起的一个凌晨段子,至于时间线…嘛,就当做那个在客栈帮他爹等烟斗[对这烟斗祖传的]的狄大人幼年老成吧,这样理解其实也没什么问题…吧?人物不能归我,但OOC可以呀。刚入坑一智障,万一撞梗锅我背。 意中人 西域的雨夜风沙大作,扰得人心惶惶,马群嘶鸣。酒家内也只得见一位拿着剑的红衣青年与两个白衣年幼的兄妹,往常最爱站在门口仿似等什么人的黑衣老板如今也叫这风雨逼了回去。“大侠,你在想什么呀?”“想一旧人。”“旧人?什么旧人啊?“白洁你别随便跟人家搭话!”“哎呀哥哥你可真蠢,郭家姐姐和我说过的,旧人就是意中人我不得好好问清楚啊!”“你才...
RPS向 双年龄差 HE/BE双结局 浪漫主义画家Ezra/地下乐队吉他手Colin【斜杠有意义】的洛丽塔or这个杀手不太冷AU P.S 年龄差应该也不会很大,大概就是下图这种感觉吧 [想找个sweety一起玩耍 [比哈特
只是个部长受向暗巷组和Queenie百合cp相关的脑洞 码一下脑洞 一、哨向 哨兵Credence[黑色美洲狮]/哨兵Garves[黑豹] 哨兵Tina[小鹿瞪羚]/向导Queenie[豹猫] “/”有意义,双年龄差cp,无魔法,私设满天 Credence和Queenie是同学兼上下楼,Tina很照顾因为母亲厌恶哨兵向导所以经常性被家暴后来又因为车祸父母双亡的Credence,但现在怀疑自己的宝贝妹妹喜欢上了Credence,然而妹妹只是因为不想让姐姐每天都只照顾Credence,所以帮Credence把部长。 Graves则是govt.直接管理的塔内特别成立部门的负责人,在一个雨夜里救了遭遇了车祸的父母双亡小哨兵,也有事没事去看看他。...
这是一辆暗巷组的真部长受三蹦子。 脑洞源于此:http://juded.lofter.com/post/363f2d_d0d1ddd Credence/Garves “/”有意义,NC-17预警,原创设定有,OOC 慎入 因为实在不太清楚TAG究竟怎么打,打扰到了对家实在是抱歉。 http://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046892668446909 又被河蟹了,sweety们委屈下撸链接把qvq
整个世界可能只有我一个人吃部长受 码一个黑化哭包Credence/一脸懵逼真部长的PWP脑洞求同好来约...[强行无视人老珠黄黑醋王] 真部长刚救回来就发现以前养的小可怜突然消失了,过了几个月下班回家时突然发现一脸阴郁的小可怜缩在沙发上,刚准备唠会嗑就被抡傻了一顿x了,小可怜一边x一边哭,哭的超委屈仿佛是他自己被x过一样[并没有],还事后就跑,真部长一脸懵逼的骂骂咧咧着黑醋王到底在这段时间干什么了,晚饭时就一边脑补黑醋王如何如何辣手摧花一边想着怎么哄一团黑漆漆的哭包puppy,愁到摔烟[嗯就是想看扶着腰摔烟的部长] 不过这种设定的话,不是人模狗样的部长x起来会不会不开心...还是想x人模...
纯种拉郎配 大写 O O C 慎入慎入慎入 GUCCI BOYS: 剑桥贵公子抖森x吟游诗人莱托[或者是画家设定?不过带着吉他来回跑的落魄歌手其实也不错诶] 剑桥在读中的抖森森和划皮艇的朋友出去耍,在酒吧里和喝大了的美国吟游诗人莱托托一见如故,遂把无家可归的波西米亚诗人带回宿舍一起住的级长大人。[不管就是级长设定就是要同居] 然后就会有什么舍友踢翻了狗粮并带走了宿舍里的狗啦,或者万圣节时的北欧邪神和小丑啦,两个人从Beat Generation和Angry Young Men互怼到茶和咖啡那个好喝啦,晚上坐在一起喝了杯Amarone干红听了会施特劳斯对着窗外的星空研究星象之类的文...
乔治亚百无聊赖。乔治亚现在住到了另外一个靠近海的城市,这里的天气并不如谷歌网页上所说的那么美好,他来到这里的时候经受了暴雨和雾霾的侵袭,到目前为止他已经在房间里平躺了整整五天,因为阴天与阵雨的原因他不能去领会这个城市渴望带给他这样的陌生人的快乐和孤单。但他也的确领略了一些别的。他住的房子潮湿闷热,他仅仅是喝了半瓶啤酒就已经大汗淋漓,但这也不是爽快的,这是绵长而郁闷的流汗。他瘫软在地板上无神地背着国王与安娜的台词,他意识中的时间开始变得不连续,他甚至能感受到的他那留着披头士发型的头发开始一点点发油,刘海后的青春痘也开始爆出如同雨林的菌类。对,菌类,他就像是雨林的菌类,在湿闷的环境中极迅速地衰老。...
五次Jack勉强阻止了James和Daniel打起来,一次他甚至"不知道"它发生了。[二] 预警:OOC OOC OOC 文风智障 文风智障 文风智障 是真的辣眼睛 主cp:J. Daniel Atlas/Jack Wilder James Wilder/Jack Wilder[亲情向] 二、 08:31 Monday. Lula穿着凌乱的格子衬衫拿着自己的橙汁从厨房里两个互相背对着收拾残局的男人之间溜出来,她跑到客厅里急不可耐的对翻着报纸的Merritt控制不住的尖叫着:“seriously? 早上八点半?” 事实上你应...
五次Jack勉强阻止了James和Daniel打起来,一次他甚至"不知道"它发生了。[一] 脑洞源于此http://juded.lofter.com/post/363f2d_b79669c 预警:OOC OOC OOC 文风智障 文风智障 文风智障 是真的辣眼睛 主cp:J. Daniel Atlas/Jack Wilder James Wilder/Jack Wilder[亲情向] 一、 哦这个小可爱,还不明白客厅里满地狼藉的原因吗,一个Team里同时存在两个Alpha最后总是会打一架的. Lula边想着边和她蹲在一起捡...
Meet again 敬告:文力-500,目测OOC CP: TV Lucifer/TV Constantine John Constantine脸色苍白的站在在又一次静止的人群中,突然回想起威尔士口音的红眼恶魔曾经和他抱怨过关于为什么那些烦人的翅膀前来诅咒别人的时候总会把一切静止住,似乎世界上仅仅只有他们两个人。这种举动总是险些让红眼先生把自己的灵魂呕吐出来。他这时候反倒是很希望红眼先生真的能够把他那该死的灵魂吐出来。 再一次的,带着翅膀又疑似怒不可遏的男保姆把福音还给了静止的在烈日下的人群。他坐在城市的阴影里点燃了一根几乎曲折了的香烟他知道他的大衣马上就要被血渗透了,他叼着烟的手也开始颤抖。他理所当然的感...
热枕 青十娘 她坐在窗边上看着云百川喂着姑娘们时不时喂口饭的老猫,有时候会想着云百川会叫自己什么。她跑到香港的情人叫她莎乐美,她一直都觉得自己应该有个名字,就算没有名分。毕竟“北弄堂的青十娘”和“会弹琵琶的青十娘”都不太好听。云百川和她说过他家里养着只原本以为是小野猫,却发现是只土狗一样的恶女人,大概是个有些凶但绝不肯离开他的人,愚忠的女人。她觉得云百川会叫她野猫。她涂着云百川送来的丹蔻,想着这些个男人真是恶心,要人演狗需人扮猫,林子里还要养着莺莺燕燕。但她又要欢喜,这些都是金主。她也不知道云百川会讨弄她欢心到什么时候才会腻,但她只要看着他欢心就行了,无论笑着还是怒着,他现下都是喜欢。 有时候她...
其中味 深空•游牧族: 他只身去南京,她固是不喜的。傍晚,与陈太太打完牌回来,屋里的灯居然亮着,一袭白光,森森地烙在平整的旗袍上,像是要正式宣布她的窘境似的。他还在收拾行李,目光淡薄得,仿佛远山上被松针细致划开的月色,扑簌着坠落到泉水里,伤不了她礁石般的一言不发。她独自上楼,落地式西洋钟沉闷走着。钟摆的影子,把整个房间里,来来回回的脚步声,陆续打扫干净。他顶风出门,帽檐压得很低,直到上了车,跟前排的司机交代几句,往康寿堂那边再也瞧不见了,她才突然松了一口气似的,拉上素雅的窗帘。明日还有茶楼的生意,需要分付。 毕竟不再如年轻时候,如火如荼,一点滴委屈,都可以兑得数百行眼泪。
She just could't say. She just could't say. 一个憎恶男人并暗恋自己邻居的弗吉尼亚基督教女同性恋再一次隐藏真实性取向的2013年某一天。*[1] “Old vincent和一个来自香港旺角的女人殉情。但他是个傻瓜!因为那个女人是个贱婊子!她只是看着Vincent跳下去了,随后就兴趣缺缺的抽了根烟走掉了。”——喝了苏格兰七月份威士忌的男人们都是这样嘶吼着。他们带着自己不屑或者愤怒的情感和空洞的瞳孔喝着Barroco*[2]端上来的由一位苏门答腊女士亲手调制的正宗曼特宁咖啡。随后是一声声的抱怨,从咖啡的苦涩到店内他们不能欣赏的Jacqueline du Pré*[3].还有Sappho...
举世[脑洞] 举世 无苦无乐。无垢无净。无断无常。无我无众生。无人无寿者。无命者无生无灭。 坐忘 我隐于这广陵未曾五六年、也有三四年,借着似人的壳子盘缠曲倦在山外青山——到底还不过就是座喧闹地的旧楼,真正在山外青山的是一棵草木的心、却倒也是不负我这“杨柳枝”的名字。毕竟人活一辈子,也不过就是百无聊赖、爱恨痴缠。倒不如装作自己是颗枯树,倒也是一方世界,毕竟佛说一花一世界。许是我不愿理会什么风月艳屑,又或是我天资愚钝,倒不觉得这广陵有什么可“天下三分明月夜,二分无赖是扬州。”的。我不晓得这广陵究竟是有什么值得那些风流名士来考量饮恨、这乱世,能讨得些时日在这旧楼过活,应也无求。果然我比起他罗无垢...
Toxic I The One. 1.Jude’s kiss·犹大之吻 “远远眺望他时,他永远都是完美的。”空洞的眼神直视着黑暗里的东西。 [1] 丹麦 哥本哈根自由监狱: “您好,弗朗西斯科先生。您可以称呼我为Donjuan。我冒昧前来是希望能够得到一些故事——关于您的。请问会介意吗?” “哦,我并不介意,瑭璜先生。那么我唯一的请求就是可以尽量在一天之内完成这个访问。” “完全没有问题。那么我就单刀直入了,先请谈谈裘德先生吧。” “完美的男士。深深浅浅的纹路在他手指尖交横,薄茧来证明他对中提琴的热枕。眼镜中的玻璃使他美妙的眼眸变得恍若隔世,玻璃片下的光亮与暗...
Toxic The Zero 0.文序 Since all alike my songs and praises be;To one,of one,still such,and ever so.— Shakespeare Sonnet 瑭璜之瘾,犹大之吻,维德之歌,琥珀之躯。 Donjuan’s addiction,Jude’s kiss,Wade’s song,Amber’s body. 他诱惑你,无处藏身。 He tempts you,let you have no way to hide. 他无处不在。你的疯狂,你的折磨,你的禁忌,你的爱欲。 He exists in anywhere...
Black 黑 Svart② 二、黑 威廉曾经和我说执着于什么的人基本没有好下场,我猜我一定没什么好下场。 二十岁的洛拉在我十七岁的时候成了我的缪斯,也成了我的救世主。她有着男人也不能够媲美的凌厉的俊美。她有着一双绝对纯黑的眸子,不像我,绿色的。她瘦削而长的双手拉住我,让我叫她姐的时候我以为我到了天堂。所以当洛杉矶的劳拉出现在我面前时我只能持续缄默下去,仅仅用双眼,用躁动不安的心来触碰那个被我称之为姐的女人,从她的黑长的头发到更深更隐秘的内脏。我知道这两个女人之间的亲吻并不只是优雅的友情,而是爱情。 其实到现在不管是威廉还是贝瓦尔德都误会了一件事,他们以为我是被洛拉带着从洛杉矶徘徊来去到纽瓦克的。我喜欢洛拉,而我是沉...
Black 黑 Svart 一·BLACK 关于黑色贝瓦尔德总是比任何人都执著。而执着于什么的人基本没有好下场。 贝瓦尔德在我每次跨越过厄勒海峡而来时都会在寒冷的北欧威尼斯点一盏窗灯,燃烧着空气中我赖以生存的氧。当火燃烧时,那像十二月份海面上漂浮的冰块,凛冽但干净的空灵蓝。 灯火下西晒窗再也不惜存光鲜的旧屋照亮——斯德哥尔摩的冬季忧郁到只有六小时的光照,无怪乎瑞典总有很多人患有忧郁症。这就是他们吝啬的诸神在黄昏时分赐给仰慕他们的子民的失乐园。贝瓦尔德却总说这是来自花园州新泽西的我永远都不能读懂的一种浪漫。 贝瓦尔德经常在蜡烛烧完后再也不点燃其他的,只是静静坐着喝永远都因为他失眠而遗忘掉的那杯...
Chanson Un[2] Chanson Un[2] 12岁 【A tragedy neednot have blood and death. It's enough that it all be filled with that majesticsadness. That is the pleasure of tragedy. 悲剧不需鲜血与死亡装点,有富丽堂皇的悲怆便以足够。而这却是悲剧令人可喜之处。】 II. 弗朗西斯和贝纳尔在一起时总是在说贝纳尔是她心中的安格尔大宫女那三根脊椎骨。 第一根撩人心魄的骨是他上眺着的唇角带着细腻的唇纹,那种迷离却清晰的嘲讽和引诱带着极致晦暗隐涩的色气...
Chanson Un[1] Chanson Un[1] 12岁 【A tragedy neednot have blood and death. It's enough that it all be filled with that majesticsadness. That is the pleasure of tragedy. 悲剧不需鲜血与死亡装点,有富丽堂皇的悲怆便以足够。而这却是悲剧令人可喜之处。】 I. 弗朗西斯的爱情开始于她的十二岁。那时候的她削瘦平坦、黑衣、巴黎人奢华的腔调、女低音、隐约有了几道抬头纹、烟不离手话不多说、蓝绿色的眼里似有若无的轻蔑和迷乱,倒比多数男人还要冷酷些。她不像是那些甜蜜的...
tromper le people 惑众 1.5 Je t’aime. 法兰西 我爱你(一) 【别了,我亲爱的波尔多。 不要用满满的眼泪告诉我: Je t’aime! 我亲爱的,如果可以,请在我远离故土踏上载满着血与泪的古老帆船的同时,为我笑一笑吧!我即将成为英国诗人笔下的“大地的清新的点缀”。 P.S 亲爱的,不要被我骗了,我只是要去巴黎而已。我怎么可能离开这个优雅的浪漫的女郎?我早就为了她,哦,对,为了她疯狂了。】 我把一封刚刚被一滴纯粹的Merlot沾湿的信叠成一张小船,将它放入加龙河。不过我确信它不能秉持着信念航行——已经下雨了。 我即将离去。我要把我的作品完成。不过现在想来大概是想在巴黎找个...
1 / 2

© 圣赛因特 | Powered by LOFTER